闸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闸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女孩赴韩整形失败就像一场噩梦图

发布时间:2020-07-13 15:36:11 阅读: 来源:闸阀厂家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还号召行业内的机构、医生及爱心人士关注、救助这些整形失败的女孩。李教授提醒,在决定做整形手术前,一定要谨慎筛选、了解韩国整形机构和医生的相关信息。

整容前

整容后

 

专家说法>

频繁曝光的赴韩整形失败、死亡案例,已引发国内医学界的关注。1月18日,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在上海召开会长办公会议,国内一线医学教授、专家聚集,商讨相关应对措施。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副会长、西南医院整形美容外科医院院长李世荣教授也参与其中。

维权修复都很困难

“我们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李世荣教授表示,整形美容手术存在较高的风险,除了麻醉意外,不同的整形手术还可能出现许多其他不同的并发症。跨国整形,一旦出现问题,无论是维权还是修复,都面临很大困难。

李教授介绍说,此前,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与韩国韩中医疗友好协会已经进行了两次坦诚沟通,双方达成一致意见,拟对韩国整形美容医生行医资格建立一个认证的平台,中国的患者可以在协会官网上对韩国医生的认证信息进行查询。

同时,中国整形美容协会还号召行业内的机构、医生及爱心人士关注、救助这些整形失败的女孩。

沟通不顺是大问题

那么赴韩整形到底存在哪些风险?李教授指出,语言沟通不顺,信息不对称,不正规或非法机构存在手术利益最大化等方面的问题,都是赴韩整形的巨大潜在风险。

“语言不通,是赴韩整形医疗事故频发的主要原因。”李教授说,在韩国,与手术医生的交流主要靠翻译,但翻译水平良莠不齐,因此,患者多数不能与医生实现良性互动。此外,对于手术协议、手术风险,手术达成的效果等一系列需要签署的纸质文件,患者很多根本看不懂,有的甚至出现了根本没有主刀医生签字的手术,这些让国内患者权益无法得到有效保障,而患者对韩国医院的医疗水平、医生的专业技术等,没有很好的了解,也是造成赴韩整形失败的原因。

所以,李教授提醒,在决定做整形手术前,一定要谨慎筛选、了解韩国整形机构和医生的相关信息。

需要监管中介机构

在赴韩整形这条巨大的产业链里,中介机构是一个关键环节,李世荣表示,多数中介处在法律的灰色地带,而目前对于这些中介的监管和规范,基本上处于法律真空的状态。

“目前赴韩整形的各个环节都存在巨大的风险,而在韩国维权的成本高,又是普通人无法承受的。”李世荣说,如赴韩整形,不要轻信广告或盲从不正规或非法旅行社发布的中介信息。一定要去正规合格的机构进行咨询,通过国内正规的代理机构进行赴韩整形,并事先与其签订协议,明确双方的权利和义务。这样,一旦有问题,患者可以选择在国内将代理机构作为第一被告,赴韩整形的医院作为第二被告,依法进行索赔。

“对我们而言,跨国整形就像一场噩梦”

随着“韩流”风靡,“整形技术韩国强”的概念扎根国人心中。与赴韩整形人数飙升成正比的,是一起起失败案例及医疗纠纷。

重庆晨报今天继续关注“赴韩整形美容”话题。我们昨日与一位到韩国整形失败的重庆女孩进行了交流,她吐出的每个字都在警醒一些爱美女士:跨国整形须慎重。

五旬女子赴韩整形脑死亡

后续>

重庆晨报深度报道记者

王珊 实习生 陈婵 报道

时间

2013年3月

人物

29岁的重庆女孩闵阙凡

地点

韩国

事件

小闵与好友相约整形,两人的手术都告失败。在3个多月的治疗之后,是湖南新闻在线一场与医院之间漫长的维权拉锯战。如今,筋疲力尽的她选择了放弃。

A整容前

本来只想做个不复杂的小手术

重庆晨报:赴韩整形,你是通过哪种渠道去的?

闵阙凡:跟的一个旅行团,标价是5600元/人,安排的线路和一般的赴韩旅游线路差不多。不过,在行程中会主要安排一些整形外科的咨询体验,如果你想做整形,自费交钱就行了,后面几天的景点行程就直接放弃不去。

当时从做手术到收拾东西回国,前后就4天的时间,现在想来,确实太乱来了。

重庆晨报:家人同意你的决定吗?

闵阙凡:家里人不知道,我是瞒着他们去的。去之前,我就打算做个面部填充手术,这个手术不复杂,我查了很多资料,但到了那,整形顾问拿出很多一线韩国明星的照片给我看,分析她们哪是做过的,对比之前的照片,这样几轮下来,我就动心了,后来还隆了鼻。

跟我一起去的,还有另外一个朋友,她当时并不打算做,后来也被说动了,在眼睛部位做了卧蚕。本以为手术做完后,我们就会变得很漂亮。

整容后,真的就回不去了

相关案例>

2014年1月,山西晋城27岁的女孩靳魏坤到韩国进行了多项面部整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至今仍在跨国维权。

“目前中国人赴韩整形一般有两个渠道,一个是通过中国中介公司联系医院、办理手续赴韩,另一种则是自己查询到医院的信息,直接到韩国接受整形手术。我属于第三种渠道,参加了号称韩国热播整形节目的电视节目录制。

2014年1月11日,我做了脸部7项手术,有签手术同意书和风险告知书,但我根本看不懂,签字就在手术前几分钟,匆匆签字后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2月28日,我在国内做了三维CT,结果:鼻子假体是歪的;八字纹垫的骨头不对称,一高一低;颧骨一宽一窄;下颌角切的坑坑洼洼,最难以接受的是下巴,歪了。

后来,我去了韩女性健康常识国,但跨国维权太困难。韩方承诺只进行修复,不给予赔偿。在韩国,我几乎天天进警察局。

我没有想到,一场简单的整形手术,会把我的生活变成这样。我只想一切回到以前,但回不去了。”

B整容后

国内二次修复加治疗又花几万块

重庆晨报:最后的效果怎么样?

闵阙凡:一起去做整形的,有几个人确实还是变漂亮了,下巴垫得很美。但对我和朋友来说,整形更像是一场噩梦。回国不久,我的脸变得又红又肿,还有包块,朋友的眼睛看上去假得很,笑起来脸都是僵的。我花了3万多人民币去做了这个手术,结果一张脸肿得一塌糊涂,还不如原来好看。真让人后悔。

重庆晨报:之后有没有联系过整形机构?

闵阙凡:正规的韩国整形医院在患者出现医疗问题后,一般会免费提供修复治疗及交通、住宿等费用,但沟通起来很费力。如果是非正规的医疗机构,根本不会理你,可能你找上门的时候,它已经关门了。

我算是比较幸运,发现不对后,马上打电话去那边。刚开始,他们让我再飞到韩国去做修补,我实在是不愿意再去了,人生地不熟、语言无法沟通,一旦再失败,怎么办?我跟朋友商量,提出这个手术在国内进行,其间,我们跟医疗机构沟通很困难,但我们态度坚决。

最终,这家医疗机构在重庆找了一家与他们有合作的整形医院,给我们做了修补,我取出了填充在面部的自体脂肪,朋友也取出了眼部填充物。

重庆晨报:那么你们想过怎样去维权没有?

闵阙凡:想,但没办法,跨国维权,哪是一个普通人能够承受的。我咨询了律师,如果赴韩诉讼,成本会比国内诉讼高很多。胜诉还好,可万一败诉了怎么办?

而在第二次修复后,我身体也扛不住了,在西南医院又治疗了3个月才恢复。一场折腾下来,钱花了好几万不说,身心俱疲。经不起漫长的跨国维权,我和朋友最终选择了放弃。

新闻背景>

赴韩整容人数5年增20倍

韩国《中央日报》数据显示,2013年赴韩寻访整形外科的外国人有2.4075万名,其中中国人的人数最多,达16282人,占比高达67.6%,每10名外国求美者中就有7名中国人。而在2009年,赴韩整形的中国人只有791名。据了解,整形的游客主要是来自北京、上海、广州和浙江等地的高收入阶层。

整形热直接导致我国赴韩整容事故和纠纷的发生率以每年10%-15%的比例增加。

(原标题:语言不通 患者利益无法保障)

 

安丘定做西服

绵竹订制西装

霸州订制西服

泰安定做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