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闸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构建中国煤炭体系主导全球市场-【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7:34:41 阅读: 来源:闸阀厂家

构建中国煤炭体系主导全球市场

进入21世纪后,全球经济持续增长,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能源消费增长较快,石油及天然气价格持续上涨,各国纷纷调整能源政策,再次将煤炭行业的健康稳定发展纳入本国的能源发展战略。同时,清洁煤技术的研究开发取得较大成果,使得煤炭转变为比较干净、高效和廉价的能源。

2013年中国煤炭产量为36.8亿吨,是全球最大的产煤国,产量接近全球煤炭产量的一半;由于中国是煤炭净进口国,所以还是全球最大的煤炭消费国。因此,中国有条件、也应该在全球煤炭市场体系中起主导地位。因此,需要构建中国多层次的煤炭市场体系,可以采取循序渐进的原则,在基本的条件成熟后,实现真正的市场定价和供求平衡

最近,中国煤炭生产企业的股价可谓惨不忍睹。相比它们的最高峰时期,几乎都跌了70%以上。除了中国股市大系统低迷之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由于环保与转型的压力下,投资人士看淡煤炭企业的前景。事实上,这可能是一个极大的误区。煤炭有可能重新成为投资者值得信赖的行业。

煤炭依然重要

进入21世纪后,由于国际石油价格居高不下,煤炭的重要作用又得以重新发挥,国际能源组织根据目前的趋势,认为煤炭有可能在2017年以后取代石油成为世界最主要的能源。另一方面,随着清洁煤等新技术的出现,煤炭将重新成为能源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中国来说,煤炭对其能源安全更是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

虽然在20世纪60年代,石油就取代煤炭成为世界最主要的能源,但是煤炭作为传统的化石燃料,仍在全球能源消费结构中一直维持着较为重要的地位。进入21世纪后,由于国际石油价格居高不下,煤炭的重要作用又得以重新发挥,国际能源组织根据目前的趋势,认为煤炭有可能在2017年以后取代石油成为世界最主要的能源。另一方面,随着清洁煤等新技术的出现,煤炭将重新成为能源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中国来说,煤炭对其能源安全更是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

煤炭作为价格相对低廉、但体积庞大的大宗能源商品,运输成本较高,运费占煤炭价格的比重较大,因此国际煤炭市场具有非常强的地域性特点。根据目前的全球煤炭生产消费格局可以将国际煤炭市场分为北美、欧洲和亚太三个主要区域市场。传统上国际煤炭市场交易多以长期协议为主,但是由于近年来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上涨,现货贸易开始出现,而且随着网络电子交易平台的发展和普及而逐渐成为市场的主流交易方式。

现货贸易的普及带来煤炭市场价格波动的加剧,为了规避市场风险,相关的衍生产品开始出现,煤炭期货合约和场外交易的互换合约成为主要的风险规避工具和手段。但是,由于煤炭市场存在的固有问题,比如品质标准不统一、远洋运输的运费差异较大等,煤炭期货合约价格并没有成为国际煤炭市场定价的最主要参考基准,反而是各类煤炭价格指数为各层次的煤炭交易提供了定价参考基准。

目前,国内煤炭行业受到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行业周期性调整、雾霾治理的影响,出现产能过剩和市场疲软的现象。以往的粗放疯狂扩张,坐地数钱的风光不再。然而,无论如何,煤炭是中国能源体系的中流砥柱,也是中国相对能够自给而且较为廉价的能源。目前中国近66%左右的一次能源需求由煤炭来满足,在可预见的20年内煤炭仍将是中国能源消费构成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朝前看,中国煤炭行业面临一个非常不相同的市场和发展环境,行业发展需要改变粗放扩张,需要开始精打细算,通过整合和提高管理效率,并且在市场管理和交易体系上下功夫。目前,国内已经形成了广州、秦皇岛、太原等三个区域煤炭交易中心,除了电煤以外的其他煤炭交易都采取市场化定价机制。但是,电煤作为煤炭市场最主要的组成部分,仍然受到煤电联动机制的约束。国内煤炭市场改革的目标是构建包括长期合同、现货交易、期货交易和场外交易的多层次、全方位的市场体系,并且在全球煤炭市场和价格体系中起主导作用。

国际煤炭市场格局

传统的主要煤炭消费国家中,除了美国外,欧洲国家近年来煤炭消费有逐渐回升的势头。未来的煤炭消费国将主要集中在电力和钢铁行业发展规模日益庞大的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

进入21世纪后,全球经济持续增长,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能源消费增长较快,石油及天然气价格持续上涨,各国纷纷调整能源政策,再次将煤炭行业的健康稳定发展纳入本国的能源发展战略。同时,清洁煤技术的研究开发取得较大成果,使得煤炭转变为比较干净、高效和廉价的能源。中国2011年超过日本成为最大煤炭进口国,印尼超过澳大利亚成为最大煤炭出口国。目前,主要煤炭生产国仍是中国、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印尼和印度等;传统的主要煤炭消费国家中,除了美国外,欧洲国家近年来煤炭消费有逐渐回升的势头。未来的煤炭消费国将主要集中在电力和钢铁行业发展规模日益庞大的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

煤炭资源的分布状况决定了国际煤炭市场的格局,美国煤炭储量最多,品质也最好,煤炭产量相对稳定;俄罗斯和中国的煤炭储量紧随其后,但俄罗斯资源丰富,煤炭在其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例不大,以出口供应欧洲地区消费为主,中国则由于油气资源相对不丰裕,煤炭是最主要的能源供应来源。澳大利亚、南非、印度等煤炭储量也较为丰富,但前两者都是以出口为主,后者则主要供应本国。国际煤炭贸易量相对于消费量而言规模很小,主要依赖远洋运输来进行,部分国际煤炭贸易也通过内陆边境贸易的方式通过铁路进行运输。但是,目前绝大部分国际煤炭贸易主要是通过干散货船远洋运输来进行的。

随着煤炭在世界能源结构中的变化,全球煤炭贸易发展也随之经历了几次较大的波动。二战以后,随着全球煤炭生产消费格局的演化和远洋航运市场的发展,逐渐形成了太平洋和大西洋两大区域市场。目前煤炭海运的主要流向是:①太平洋,从澳大利亚东海岸运往东亚等;从美国东海岸运往东亚;从中国东部沿海向日本、韩国运输。②大西洋,从美国西海岸横渡大西洋运往欧洲。③印度洋,从南非越印度洋运往亚太地区或由澳大利亚越过好望角运往欧洲。

在2003年之前,中国一度是全球第二大煤炭出口国。但是随着中国对煤炭征收出口税和国内需求的不断增加,2009年中国首次成为煤炭净进口国,2011年,中国煤炭进口量接近3亿吨,成为全球第一大煤炭进口国,使得原有国际煤炭贸易均衡被打破,直接导致了煤炭贸易流向的大转变。亚太地区其他主要煤炭进口国被迫从南非进口煤炭以平衡市场供求,这就意味着更长的航行时间、船队效率的降低和更高的运输费用。这也是自2007年以来,国际煤炭市场价格大幅飙升的原因之一。

多层次市场体系

目前,国际煤炭市场已经形成了以中长期合同为主导,招标采购为辅,现货和期货等其他交易形式为补充,场内、场外多种交易方式并存的局面。但是由于现有交易体系仍存在较大的局限性,目前还未能形成一体化的全球煤炭价格形成机制

目前,国际煤炭贸易已经形成了包括长期协议、现货交易、期货交易和场外交易在内的多层次市场体系。亚太、欧洲和北美三个区域市场都有各自煤炭价格指数体系以体现市场影响力,而目前实际影响力的煤炭期货市场只有美国纽约商业交易所(NYMEX)和英国伦敦洲际交易所(ICE)两家。

1.长期协议。为了保证煤炭长期、稳定的供应,主要煤炭消费国与煤炭生产国政府之间会通过签订长期协议的方式,以一定的互惠条件开展煤炭贸易。比如2010年9月,中国政府和俄罗斯政府签署的煤炭贸易长期协议,就规定在未来25年合作中的前5年,中国每年将从俄罗斯进口至少1500万吨煤炭。之后20年,进口煤炭量将增至2000万吨。与此同时,中国将为俄罗斯提供总共60亿美元的贷款,帮助俄罗斯发展远东地区矿产资源开采项目,修建铁路、公路等煤炭运输通道,购买矿产挖掘设备,建立合资公司,在探矿、选矿及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加强合作,共同开发远东地区的煤炭资源等。除了政府间长期协议外,企业间也会通过长期协议建立长期、稳定的贸易关系,尤其是在发电、钢铁等用煤大户和煤炭企业之间的长期协议,对于保障用煤大户的稳定生产和煤炭企业避免短期价格波,实现投资收益的长期稳定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为了控制成本,这些用煤大户往往还采取联合招标议价的形式,通过多家煤炭企业之间的竞争来降低采购价格。

2.现货市场。目前国际上的煤炭现货市场分布与全球煤炭生产消费格局一致,主要集中在欧洲、亚太、北美等地区煤炭消费国和澳大利亚、南非等煤炭出口国的港口,以及国际航运中心(新加坡等)或国际金融中心(伦敦等)。现在的煤炭现货市场一般都是在公开撮合报价的电子交易平台上进行现货议价和交易。比如,总部设在伦敦的全球煤炭市场公司(GCM)于1998年5月推出的“全球煤炭”(GlobalCoal)电子交易平台,通过采取“招标采购”和“供应商拍卖”机制相结合,为煤炭生产企业、贸易商、电力企业等提供不具名的即时交易服务。而随着电子交易的发展,交易的合约等开始逐渐实现标准化,为市场参与者提供现货交易服务。

3.期货市场。全球煤炭期货的发展历史并不长,目前真正有影响力的煤炭期货市场,只有美国纽约商业交易所(NYMEX)和英国伦敦洲际交易所(ICE)两家上市交易的煤炭期货合约。2001年,纽约商业期货交易所推出中部阿巴拉契煤炭(CAAP)期货合约,但是上市初期的交易情况并不理想,交易极不活跃,在全球范围的流动性更差。很大程度上该合约只是反映和影响美国煤炭市场的供求关系,并不能为全球煤炭市场提供价格发现和风险规避的手段。2006年7月,洲际交易所(ICE)推出了两种煤炭期货合约,分别是以荷兰鹿特丹(Rotterdam)和南非理查德湾(RichardsBay)两地动力煤为标的物,并参照Argus/McCloskey煤炭价格指数以现金方式进行结算。2008年,ICE和GCM合作开发了新的煤炭期货合约,分别是以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纽卡斯尔港(Newcastle)动力煤为标的物、针对亚太地区的煤炭期货合约和以阿姆斯特丹、鹿特丹和安特卫普三个港口的(ARA地区)动力煤为标的物、针对西北欧的煤炭期货合约,两者也都是以现金方式进行结算。IEA还计划在GlobalCoal发布的一种指数的基础上开发煤炭价格指数期货合约。2009年,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ASX)也宣布计划开发针对亚太市场的煤炭期货合约,该合约也是以新南威尔士州纽卡斯尔港(Newcastle)出口煤炭为标的物,但以现货交割方式进行结算。

2011年4月,中国大连商品交易所(DCE)推出了焦炭期货,2013年3月又推出了焦煤期货合约。这两种合约是世界上第一个同类期货品种,合约规则也极具中国特色。焦炭和焦煤期货的推出,有助于中国完善煤焦钢体系,建立煤炭定价中心,争夺国际定价权。

4.场外交易市场。全球范围内的煤炭场外交易市场(OTC)也有相当规模,包括隔月合约、远期合约、价差合约等在内的煤炭场外衍生金融产品的交易也很活跃。目前,国际煤炭市场已经形成了以中长期合同为主导,招标采购为辅,现货和期货等其他交易形式为补充,场内、场外多种交易方式并存的局面。但是由于现有交易体系仍存在较大的局限性,目前还未能形成一体化的全球煤炭价格形成机制。

构建中国市场体系

未来煤炭市场体系将是具有以全国性煤炭交易市场为核心、以区域现货交易市场为骨干、地方煤炭市场为补充的地理布局和以长期合同为基础、期货交易为主导、现货交易和场外交易为补充的市场格局的多层次、全方位的市场网络

2013年中国煤炭产量为36.8亿吨,是全球最大的产煤国,产量接近全球煤炭产量的一半;由于中国是煤炭净进口国,所以还是全球最大的煤炭消费国。因此,中国有条件、也应该在全球煤炭市场体系中起主导地位。因此,需要构建中国多层次的煤炭市场体系,可以采取循序渐进的原则,在基本的条件成熟后,实现真正的市场定价和供求平衡。

首先,建立和完善煤炭现货交易平台的建设。目前,广州、秦皇岛、太原等区域煤炭集散中心和物流节点,区域煤炭交易中心开始形成,出现了电子化、网络化的交易平台。2007年先后成立的华南煤炭交易中心、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和山西太原煤炭交易中心就代表了区域煤炭交易市场的形成。华南煤炭交易中心启动后,经过资质认证的交易商向该中心缴纳保证金,然后可通过网络报价、采购和订立电子合约。华南煤炭交易中心的交易方式包括现货交易及中远期合约交易。由于该交易中心地处广州,从澳大利亚、印尼、越南等地进口的煤炭比重大,目前已经成为联系国内国际市场的重要桥梁。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启动后,可以依托国内煤炭铁路运输的主通道——大秦铁路,和世界最大的煤炭输出港——秦皇岛港,为国内北煤南运和焦炭、炼焦煤出口东亚市场提供交易平台。

而太原煤炭交易中心则按照“市场统一销售、资源集中采购、货款统一结算、公路铁路协调运输”的原则,统一经销山西省及周边省区的煤炭,吸纳包括山西省五大煤炭生产集团等大型国有煤炭企业进入市场交易,通过电子交易系统,提供现货交易、中远期合约交易等多种交易方式。上述区域煤炭交易中心的建立,进一步确立了这些区域煤炭物流节点在国内煤炭交易体系中的地位,也为进一步建立全国煤炭交易网络体系打下良好的基础。

其次,在适当时机抓紧推出煤炭期货合约等衍生产品交易。为规避市场价格风险提供必要的金融工具和手段。2010年10月,由国家发改委推出的国内首个区域煤炭价格指数——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开始运行。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国内就曾经有过建立煤炭期货的大胆创新尝试,即建立上海煤炭交易所,开展煤炭现货和远期合约交易。但由于当时的政策环境、市场条件等诸多因素制约,最终仅维持了一年多。从国外煤炭期货市场成功的运作经验来看,为煤炭市场提供一个较为权威的、有效的煤炭价格指数,是煤炭衍生产品交易的基础。目前,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信息中心在煤炭价格指数方面已经做了一些有益的尝试,中国电煤价格指数、中联冶金煤价格指数、中国煤炭市场网市场煤价格指数、中国煤炭市场网煤炭市场预期指数等正在研究和编制中,这些都需要加快速度,取得突破。

第三,形成一个全国性的煤炭电子交易市场。配合区域交易中心组成一个完整煤炭市场网络。透过全国性的煤炭电子交易市场与国际市场的信息和交易互动,使得中国的煤炭市场体系不仅能够影响国内煤炭产业发展,而且能为中国在国际煤炭市场获得一定的话语权。未来煤炭市场体系将是具有以全国性煤炭交易市场为核心、以区域现货交易市场为骨干、地方煤炭市场为补充的地理布局和以长期合同为基础、期货交易为主导、现货交易和场外交易为补充的市场格局的多层次、全方位的市场网络。

益阳订做西服

林州订制工服

曲靖定做西服

盘锦制作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