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闸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摇摇招车CEO王炜建从重变轻记

发布时间:2021-01-20 16:29:59 阅读: 来源:闸阀厂家

租车业老大的“烦恼”?

在租车行业,陆正耀和神州租车,存在感极强。

你只要在这个行业,就没有办法忽视他:神州租车在2012年底宣布有4.5万辆车,这一数目超过了行业第二到第十名的总和。

但陆正耀那条怒斥黑公关,转发一万多条的微博,却并没被广泛讨论。一个月前,陆正耀发了一条图文并茂的长微博,怒斥同行雇黑公关黑神州租车,并宣传了神州的优势:有4.5万辆车,600多个网点;最后一条是“上广深9000辆新车落地,50元新车风暴正式打响”。

业内人士被问到此事时,有的说“我没有找黑公关”;有人促狭点则说:“老陆炒作营销呗。”

从这条微博来看,陆正耀再一次强调了神州租车的优点:车多价低速来,又强调是在北、上、深推行日租50元。

一位租车业高管指出这多半是噱头,仅限于某些车型,且数量有限。他认为目前的价格已经低到一定程度,全行业几乎都是亏损在运营,他还给记者算账为何业内出租的主流车型,都是中低端车:

“我算过我们的成本,一辆车的售价每高1万元,那这辆车的出租价格对应每天要高20-30元。”

在其他因素给定的前提下,单车售价对折旧影响很大。一般来说,租车公司的车辆都是按照三年计提折旧。即买入新车时,预先假定,这辆车使用三年后就出售,出售时有个价格,比如如果按买入价的四折出售,那这辆车每年提售价的20%作为成本。

对陆正耀和神州,业内更多是无奈。神州占有车辆如此多,他打价格战,其他家不得不跟进,结果就是大家都忍受亏损。所以,对陆正耀不满的人很多。

还有一些没有投租车业的PE人士,也不看好神州租车:“神州(租车)这种粗放式撒钱经营重资产业务能撑到什么时候?”

关注大消费领域投资的PE人士,不乏认为,神州租车太过粗放式经营,扩张太快管理没跟上,有些用户使用后的体验并不好。租车是资金和人员都密集型行业,资金并不决定一切, 管理不如别人,最终效率就拼不过别人。

所以,在陆正耀和神州面前,大部分人采取了守势,但各有各的守法。

一嗨租车一直在融资,它扩张的速度其实也非常快,其创始人章瑞平承认,在2010年获得高盛融资后,由于管理车辆急剧增加,造成用户体验受到影响。此后章瑞平狠抓服务细节,因为他认为租车业是个服务行业。

瑞卡租车偏居广东,以4000辆车规模仅布局广州和深圳两个城市,它从成都撤出时,其首席执行官李春田表示:“如果一个城市不能密集布点,我们就不进去。”

车速递租车只布局六个城市:北上广深、苏州和杭州。其总经理曹晖原是链家房产董事长,他眼中的租车业是城市服务业。由于车辆总数有限,车速递的 网点亦有限,曹晖的“链家基因”能让他的员工去门店周围发传单推广——背后的逻辑是,既然我无法广泛布局,那么就要让我周围的人尽量多光顾。

曹晖关注到,车速递2012年下半年,租过车的客户,平均年租车次数是4.6次。曹晖据此认为:“成熟的租车用户形成了。他们重复消费能力强,把租车作为日常行为。需求是一个行业存在的基准。”

但无论如此,如果行业老大神州还作为搅局者,未来一段时间,租车业仍将价格战不止。

摇摇招车CEO王炜建:“从重变轻”记

80后的哥的手机揽单

对摇摇招车CEO王炜建的采访约在一个工作日的20点,晚高峰的尾巴上。根据google地图测算,建外SOHO13号的公司办公室,距离记者的住处约15公里。

19:15,记者通过移动端的摇摇招车APP,订下了一辆黄红出租车,耗时约两分钟--前一分钟用来发出订单,后一分钟交给司机们抢单。

手机提示,出租车司机王强(化名)比预定的19:30提前了五分钟到达。记者省去在北京寒风中打车的功夫,准时坐上了这辆“摇来的”的士。

这是王强三天内用摇摇招车拉到的第一单。“碰巧我在这附近,算了下时间,15分钟够我赶过来。要是在远的地方,我就没法接了”,王强一面用安卓手机接收微信,一面对记者说,“挺巧的,抢到了这一单”。

王强出生在1980年,自称北京的哥中的年轻一代,爱尝试新事物,智能手机紧紧嵌在他的驾车生活中。

除摇摇招车外,王强还用过其他三款车辆调度的应用,其中一家从来没有帮他拉到活,于是被弃用;而另外两款应用,由于订单下达后无法撤销,让他硬着头皮接过几次急活,也被束之高阁;最后留下的是设置了订单取消功能的摇摇招车。

连续创业者王炜建

比王强大6岁的邯郸人王炜建是一位连续创业者,他在老家还拥有着一家乳业公司,年销售额约7000万人民币。

2009年,王炜建在北京用1000万元分批购入70辆中档轿车,办起了2+1租赁公司。得益于北京2010年不限号的政策,王炜建租多少买多少,随时购车,在100辆以内的小规模内,获得了高于同行的出租率。

但这一模式无法维系,仅仅过了一年,王炜建就寻思着从重资产的租车公司转型。“有的租车人习惯不是很好,北京各处确实也脏,我得花很多精力去清理这些车”。不过,最根本的制约因素在于资产,“不是觉得这个行业没有出路,而是重资产的行业需要大融资去做”。

王炜建发现,租车的高峰在周末,周一到周四短租的不多,但打车市场恰好相反。于是他考虑,有没有可能建立一个租车的平台,把租车公司的资源挪到工作日里,满足人们打车的需求。

行业里持有这个算盘的不止王炜建。最典型的如易到用车:没有一辆车,也没有一个司机,而是作为一个O2O的网络平台,整合线下小微汽车租赁公司的资源。

在进一步说服大型租车公司时,王炜建却遇到了障碍。出于政策风险以及其他考量,神州租车等大公司拒绝了他搭平台的请求。尽管如此,王炜建还是用 自己持有的几十辆车,先做起了平台调度的实验。2012年3月,摇摇招车登上APP STORE,三天后,会员数量就突破五千。

司机王强在6月得知了摇摇招车的存在,他往王炜建的公司打了个电话,却被告知,“摇摇招车暂不希望出租车公司加入”。

租车公司转型O2O调度平台

但面向出租车司机的窗口三个月后就被迫敞开:摇摇招车的自有租赁车辆远远跟不上持续增长的租车需求,而私家车在平台上接单又会触到“黑车”的红线。

这成为王炜建离开传统租赁车市场,向出租车调度转型最关键的一步。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王炜建刚敲定与出租车90109平台之间的合作协议,将后者网内的7000辆出租车拉入摇摇招车。藉此,一周以内,摇摇招车 的司机端用户数从4000增长到11000,占到了北京出租车总数的六分之一--每天跑在北京大街小巷里的出租车,一共有66700辆。90109平台方 面没有对接乘客资源,而摇摇招车已经拥有上十万的用户。两家的合作算是资源互换,摇摇招车需要的,正是本地的出租车司机资源。

作为市场上最早的参与者之一,摇摇招车和同行们一起承担着培育市场的工作。“让跑在路上的出租车师傅们,成为最先使用移动互联网的一群人”。

为吸引更多的出租车司机使用摇摇招车,王炜建还与运营商进行合作,把带有3G流量套餐的合约机免费赠送给司机,每台价格在1000元左右。“有智能手机的人不少,但有没有移动流量才是他们使用的关键”。

关于盈利的问题,王炜建并不着急。最早时,摇摇招车的服务就建立在钱的基础上,“乘客要不到我会给三块,要到了扣乘客三块,高峰期五块;司机和乘客谁爽约扣谁五块,奖励给对方”。

但这个体系存在门槛过高的问题。如果要使用摇摇招车,首先得解决移动支付,于是阻挡了一部分人群的使用。

几经改版,一个月前,王炜建把摇摇招车做成了免费模式。摇车和接单的都不需要花钱。而新加入的功能是悬赏的炸弹,五块钱为一枚,由乘客充值,让司机抢单,为的是“悬赏之下有勇夫”,“用一款APP多赚钱,总比学会开车容易吧?”

王炜建说,他正在做的事类似于电商,在前面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得赔钱,用VC的钱补贴。

投资方红杉资本对此亦有准备,合伙人周逵表示看好摇摇招车的发展,他给予王炜建的盈利表,大概是三年时间。目前,摇摇招车一天可成交数千次订单,相比北京一天200万次的打车行为,还有更大的市场空间等待挖掘。

2013年,王炜建还打算向更多城市进发,等待他的是各有千秋的打车环境。不过有一点短期内不会变--城市居民的出行有待优化。

进击的阿斯托拉

正义枪战下载

三国乐嗨嗨破解版